社长信箱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书画
笔歌墨舞的沂蒙山人——张福铭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16日
来源:法制与民生网
文章作者:白龙马
分享到:
 
 
内容摘要:张福铭,笔名鲁剑,沂蒙山人,1950年出生于山东省莒南县西田庄,1968年参军,历任排、连、营、团等职。1982年毕业于石家庄军事教育学院,并留校任校刊杂志社美术编辑、摄影记者。1994年 转业到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曾就读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画高研班、首都师范
 
笔歌墨舞的沂蒙山人——张福铭
 
 

    张福铭,笔名鲁剑,沂蒙山人,1950年出生于山东省莒南县西田庄,1968年参军,历任排、连、营、团等职。1982年毕业于石家庄军事教育学院,并留校任校刊杂志社美术编辑、摄影记者。1994年 转业到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曾就读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画高研班、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硕士研究生课程班、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十六期花鸟 画高研班、中国书法家协会李双阳导师工作室、天津美术学院贾宝珉导师首届工作室、中国国家画院詹庚西导师工作室。多年来,有幸得到恩师欧阳中石先生的亲切 教诲和著名书画家赵久长、周彦生、方楚雄、贾宝珉、霍春阳、王培东、刘守安、李双阳、詹庚西等导师的精心指导。现为中国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诗书画 联谊会常务副主席、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中国武林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研究院艺委会委员、中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民俗摄 影协会硕学会士、中国武林画院常务副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南方分院书画家、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岭南国画院副院长、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 副会长、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神州民俗》、《中华书画坛》杂志社副总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在《国际日报》、《中国书画研究》、《中国书画报》、《羲之书画报》、《人民日报》、《解放军画报》、《解放军报》、《新闻与成才》、《书法导报》、《科教文汇》、《神州民俗》、《神州收藏家》、《书画世界》等40多家报刊作了专题报道。曾30余次参加省以上书画作品展览并获奖,发表作品1300余幅, 10幅 书法作品被翰园碑林、黄河碑林、尚志碑林刻字制碑。已出版《军旅画家十人作品集》、《张福铭画集》、《鲁剑书画集》、《张福铭书画集》。传略、作品入选 《中国当代书画篆刻家大辞典》、《中国书画家大辞典》、《中国风·杰出人物特集》、《中国当代书画艺术鉴赏》、《中国现代书法大系》、《中国美术作品集》 等53部辞书。广东省电视台为其拍摄了“四栖艺术家”专集,在新闻频道和移动频道每次10分钟连播了10天。近年来,作品入选广东美协50周年大展、广东省第7届书画摄影大展和广东改革开放3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分别获得铜奖和优秀奖。被授予慈善艺术家、21世纪世界华人书画艺术500杰、一级书画师等称号。8幅书画作品入选2012年度中国邮政珍藏版(个人专册)。部分作品被美国、日本、韩国、港澳台等友人收藏。


   去年仲冬,抑或是更早些,大约是我每年开始埋怨广东冷过山东的时候。我说,看吧,广州这冻雨,孰不知沂蒙山上正飘着温暖的雪哩!义姐谭茗月感到诧异,她 啧啧地说,真搞不懂你们北方人!她提到了书画家张福铭,也来自沂蒙山,一样的乡音,相似的长相,接近的脾性,云云。我说,那真该找个机会叙叙乡情。此愿虽 出,孰料圆起来却是那样地难,被广州难以止歇的快节奏拉得那样地长。又是劲冬时节,义姐要回重庆结婚了,临行前说,见一下吧,这一走,怕是难有机会了。流 光经年,这次迟到的会面终于还是姗姗地来了。第一句话,竟是异口同声地--这天还真冷。义姐又是啧然,我和福铭却相视大笑。相见恨晚,不光这笑声,还有这 些文字,本该都是去年的事情。稍一懈怠,又是明年的叹息了。所以,今日笔墨,不忍错过。

 

故乡柴门上的红春联,经久弥香

 

    记得小时候,每当隆冬腊月,父亲总是瞅个好日子,带上本家十几户的红纸,胳膊底下夹一条好烟,去村西头的老先生家请春联。于是,在我的印象里,持笔者一定是白须白发,德高望重的老人。当时的山村里有个把识字的当属不易,能拿得起毛笔的更是凤毛麟角。

    很难想象哪天主角换成了少年,会是怎样的情形。这匪夷所思的事在1967年发生了,就在莒南县的某个小村子里。一个清秀白面的少年在全村人的注目下摆开笔 墨纸砚,现场挥毫,一副副颜体对联须臾而成。几天后,竹爆声声里,这些对联逐个贴在了参差错落的柴门上,迎着一阵似过一阵的春风。此时,这位少年或爬高悬 挂鞭炮,或结队给长辈们磕头拜年,全然不是先生的模样。四十年过去了,少年已官至他乡,昔日的小村也换了容颜,但家家门前的春联却多数沿袭着当时的笔法, 人们在教育晚辈们时也总不忘提起这段佳话。

    那位少年就是张福铭。如今半百已过的他提起自己的故乡,总崇敬之至,自豪不已,又愧色难掩,动于心而发乎言:八百里沂蒙,人杰地灵,孔孟哺之,羲之化育,当出大学问者,大艺术家。否则,就是我们这些沂蒙儿女的罪过。

 

绿色军营里的大老张,能文擅武

 

   2006年的最后一天,福铭约我吃山东水饺,权当给我这个只身飘零在广州的小老弟过年。饭后,我了解到福铭自幼酷爱武术,参军后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并爱好擒拿格斗、摔跤散打。福铭兄艺术家的风采和军人特有的气质,让我领略到一个老兵身上永不褪色的军魂。

18岁那年,张福铭穿上了军装,一穿就是26年。在军营里,张福铭无论是军事业务,还是艺术技能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他历任排、连、营、团等职,还 当过美术编辑、摄影记者。他过硬的军事素质是全团有目共睹的,战友们都叫他“大老张”。1988年,张福铭调到广州空军后勤部工作。一次打的士回家,路上 遇到一群小流氓闹事。他一边安慰着的士司机,一边毅然下车,大吼一声,吓得小流氓抱头鼠窜。在艺术追求上,张福铭也下了苦功夫,在军中书画大赛、摄影大赛 上频频获奖。后来,他攻读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画专业,有幸得到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的指教,系统学习了真、草、隶、篆各流派书体。后又拜花鸟画家赵久 长为师,国画造诣也与日俱增。他还参加了中国摄影函授学院、解放军摄影函授学校的学习,开始将摄影的技艺嫁接到书画创作中去,书画印影四位一体的模式初露 端倪。

    观福铭的书法,笔走龙蛇,苍劲有力;看福铭的国画,简约透气,情趣盎然。很多朋友或请法,或偷师,终不得要领。何故?东坡有言:文者,气之所形。书画亦 然。书画是作者气质的表现,那种浩然之气充乎其中而溢乎其貌,流露在作者的言语中而反映在书画作品上。这是道的层面,而非术的范畴。没有他数十年钢筋铁骨 的军旅生涯,没有他豪放豁达的沂蒙山气质,想探其精髓,望其项背,是难于上青天。

 

乐天达观的闹市隐者,学无止境

 

    当晚,我们将福铭与唐西林先生合作的四幅大画取回来了,挂在福铭的办公室里细细欣赏。唐西林先生的画与福铭的书法浑然如天成,相得益彰,交辉成趣。我们进 而谈古道今,论书赏画。兴致所驱,亦情到浓时,福铭即兴为我创作了一幅小品,画中几枝剑竹,高风亮节;一团翠叶,倩影离奇;一对麻雀,动静自得。可谓是一 部竹雀物语。左上角诗云:晨起江边看竹枝,一团青翠影离奇。牡丹芍药夸颜色,我亦清和得意时。隽秀雅致的行书,如清风扑面,与画天然融合,使人仿佛嗅到了 河岸青荇的味道。

    福铭兄画竹枝,赠诗,既是勉励我,也是自勉。

    他认为,艺品和人品是统一的。人品高尚,才能使艺品高尚;而高尚的艺术修养,又往往净化人的心灵。正所谓:学艺应在艺术外,未学作画先做人。福铭身在遍地 诱惑的广州,又在工商行政部门任职,仍能静心临池,笔耕不辍,数十年如一日,艰辛苦学,乐此不疲,既取得了艺术上的极高造诣,又提高了业余生活的品位,还 较好地服务于本职工作,令人赞叹之余,又平添很多的敬意。

    古人云:大贤隐于市。福铭兄似已看透了俗世凡尘,而对书画艺术却情有独钟。他不放弃任何一次进修的机会,近年来报考了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研修班以及首都师 大书法硕士研究生课程班。福铭兄听说我弟弟在中山大学读书,又托我帮忙咨询中山大学中文系国学研修班事宜,特别想系统地学习一下古诗词。求知若渴之情溢于 言表。

 

诗书画印影五技整合,自成一格

 

    谈到自己的艺术定位,福铭说:“我坚持走书法、绘画、作诗、篆刻、摄影五栖并进的道路,博采众长,造化天成。”

    福铭的书画有多年自学的根基,有读帖习画承继前贤的神韵,有得造化于心源的灵性。遂融时代精神于笔墨,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情之外,又配以摄影家 的眼光和独特的审美视角,再加之长长的诗词题记,深入浅出的释义,简洁清逸的落款,与苍劲沉拙的印章,使画面典雅雍容又不失朴秀自然,尽显人文内涵和生命 内蕴的全新特点,从而使作品在狂放中散发豪气,在抒情中浸润灵悟,在简约中展现气度,终达古人所谓“游刃有余,运斤成风”之境。

    近年来,张福铭及其书画作品的社会认同度越来越高。他曾30余次参加省以上书画作品展览并获奖,在40余家报刊发表作品1300余幅,已出版了三部作品 集,其传略作品入编48部辞书,被授予慈善艺术家、二十一世纪世界华人书画艺术五百杰等称号。刚刚过去的2006年又是一个丰收年,福铭的国画《花的世 界》(合作)入选广东省美协成立50周年大展;国画《富贵平安》、《富贵吉祥》(合作)、《富贵吉祥图》(合作)入选广东省第七届美展,一幅获铜奖,两幅 获优秀奖。现正在筹办2007年6月在广东画院举办的“三友”书画作品展,并编辑出版个人书画作品集。

 

   谈着谈着,不觉夜深了,福铭兄催我回去了。他说,在他读夜校时,半夜骑单车从十几里外的学校回家,夫人每次都在军营大门口等着他。现在,想必弟媳也望眼 欲穿了吧。送我到电梯口,他突然转身跟我说,他曾经把父母接出来二十多年尽孝心,老弟你也要尽快考虑这个问题吧。言之切切,让我很感动。刚才似有很多问题 还没来得及问,这会儿全明白了。




笔歌墨舞的沂蒙山人——张福铭
 
笔歌墨舞的沂蒙山人——张福铭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热门推荐
推荐图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