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信箱 |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与法
安徽天长市:居间介绍费还是敲诈勒索罪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20日
来源:人民日报 有品质的新闻
文章作者:白龙马
分享到:
 
 
内容摘要:原标题:安徽天长市:居间介绍费还是敲诈勒索罪?期待滁州中级法院公正的判决近日,安徽省天长市秦栏镇南桥街奕女士向媒体报料;其丈夫赵昌义为凑合两个不相识的朋友做生意,陷入一场刑事案件中,为此,记者走访了赵昌义的家属和律师,并查阅了天长市人民法院(20
 

原标题:安徽天长市:居间介绍费还是敲诈勒索罪?期待滁州中级法院公正的判决

近日,安徽省天长市秦栏镇南桥街奕女士向媒体报料;其丈夫赵昌义为凑合两个不相识的朋友做生意,陷入一场刑事案件中,为此,记者走访了赵昌义的家属和律师,并查阅了天长市人民法院(2020)皖1181刑初220号判决书。

案情背景:赵昌义长期在外做生意,有个以兄弟相称的朋友叫余长春,余长春是天长市大通镇人,经营一家园林绿化公司。2011年,余长春请赵昌义帮忙,公司需要资金周转,赵昌义正好有个朋友叫黄志保,杨州人,正准备投资做生意,在赵昌义的凑合下,黄志保、殷德勇投资400万元收购了余长春经营的安徽春景园林景观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景园林公司)49%的股份,入股后,余长春、黄志保均多次向赵昌义口头表示,会给赵昌义相应的好处费,因为彼此都是熟人故而没有签订任何的书面协议,仅仅是双方之间的口头约定。之后,余长春也多次打电话给赵昌义,表示会将工程利润的10%支付给赵昌义作为好处费。2016年8月份,赵昌义因自己奥迪车辆涉水,准备换一辆轿车,赵昌义得知余长春,殷德勇等人承接的工程已获取可观的净利润,鉴于余长春,黄志保一直答应给赵昌义好处费,因些,赵昌义即向余长春提出自己想换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车款及各项费用共计130万余元),该车的车款由余长春、黄志保等人支付,余长春和黄志保商量之后,即同意给赵昌义支付该车的车款,由于春景园林公司帐上没有这么多钱,且临近年低,所以在2016年11月4日支付了30万元给赵昌义妻子栾女士的帐户上,该款用于购置车辆的保证金,2016年11月26日,购置车辆剩余的费用,余长春、黄志保等人经商议,由余长春出具一张118万元的借条给赵昌义,并承诺于2018年春节之前归还完毕,黄志保、段德勇、李春林、袁生朝对该笔名为借条,实为好处费进行签名担保。

余长春出具该借条时,赵昌义也是念朋友之情谊,因为平时两人关系处的不错,余长春经常叫赵昌义到公司打牌,赌博,所以赵昌义同意余长春出具借条,万万没想到余长春凭着该张借条,矢口否认赵昌义的好处费,说赵昌义敲诈勒索他130万元,被天长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针对该案,记者咨询过多位律师,律师指出,该案件的判决显然是片面的,本案中赵昌义的好处费被公诉机关视为不存在,赵昌义单方面向余长春,黄志保等人索要仅根据余长春、黄志保等人的陈述认为赵昌义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赵昌义仅一人的供述怎么与余长春,黄志保两人的陈述抗衡?另外三位股东及其他人关于好处费的陈述均是传来的证据,并不在现场,该5名所谓的被害人的是利益共同体,赵昌义一个人的供述无法与之抗衡,而法院却采用了该5名的陈述,有失公正,很明显指控赵昌义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生活中都不是个体,朋友之间的交往,有时涉及利益时,很多朋友之间出于互相的信任,都没有以文字形式来约束的,大部份都是口头承诺。赵昌义案件中读者一眼便看得出,赵昌义讲的是人情,对朋友的信任,首先,余长春与黄志保是不相识的两个人,没有赵昌义介绍,他们俩能凑合一起做工程吗?余长春如果没有承诺赵昌义的好处费,为何赵昌义要换车时,余长春从公司帐上转30万给赵昌义的妻子帐户上?如果没有承诺赵昌义的好处费,赵昌义为何非要一辆卡宴车,而不是粤迪或宝马车?

另外,该案件中,余长春、黄志保等人都是利益共同体,赵昌义一个人与余长春、黄志保等多人的陈述抗衡,显然有失平衡,判决书中,也清楚的看出,法院法官的裁量权是失平衡,基本采纳所谓被害人证据、证言,而赵昌义的相关证据均被否认。

目前,该案已上诉至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相信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能有公平、公证的判决,我们

来源大众生活报网:http://www.dzshbw.com/news/2021/baoguang_0420/335371.html

特别声明:本文为人民日报新媒体平台“人民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人民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热门推荐
推荐图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