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信箱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天地
被异化的农村选举谁之过?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8日
来源:澳门世界报
文章作者:澳门世界报
分享到:
 
 
内容摘要:【摘自澳门世界报】尽管湛江市霞山北月村与木兰村两委选举结束了,但选举的后遗症— —亲情与友情的分化与割裂之痛,却久久难以散去。 现实的情况是,不管是选上的还是没选上的,心中或许都留下了一道难以抚平的伤痕。 日前,记者走访了
 

       【摘自澳门世界报】尽管湛江市霞山北月村与木兰村两委选举结束了,但选举的后遗症— —亲情与友情的分化与割裂之痛,却久久难以散去。
        现实的情况是,不管是选上的还是没选上的,心中或许都留下了一道难以抚平的伤痕。
        日前,记者走访了湛江市霞山北月村与木兰村两条村的村支两委选举情况,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每一届的村支两委选举过后,村里原本常来常往,邻里守望的村民,就会分裂成两派,并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

        选上的趾高气扬,没选上的也愤愤不平大不了不再和你来往。这样一来,让本来就清冷的村庄,显得更加寂静和冷清;让本来就来往不多的邻里之间,显得更加的人情淡薄。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每一次两委的选举,导致了不在同一派系里面的亲朋好友之间的相互指责、相互扯嘴,这次你没帮我,就没有什么亲情和感情可言,一张小小的选票,就这样抹杀了所有的过往,也不管过去多少年来,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多少的感情。
        曾经被视为民主政治一大进步的标志——《村民自治法》,在一些村的两委换届选举过程中遭到了异化:贿选、拉票、宗族派系,进而导致了乡村人情的政治化。这一切,逐步导致了乡村民主政治由一个极端滑向了另一个极端。
        现实的情况是,广东地区不少的村委会选举摆脱了行政干预的困扰,但宗族派系却演变成控制选举走向的另一种力量。
        特别要指出的是,这样的情况往往多发在一些富裕的地区,发生在城乡结合部的农村。因为,成为这样的村庄的领导人,意味着有大量可支配的资产,一些村干部的腐败案也多发在这样的村庄。
        正是看上了这一点,类似北月村与木兰村两委的选举,参与选举的各个派系都会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拉票,多的花上上百万,少的也会花上数十万,最后不论输赢,双方都会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那么,政府用这样的方式选举出来的村官,过程看似乎是民主的,出发点也是想选出百姓心中真正的村官,为民服务。可实际上来看,一届届这么选下来,又有多少村官能真正为民服务,能带领百姓致富?
        现实的情况是,一些在村里亲戚多的,关系好的,有钱的,不管有没有能力,就能当村官;如果在这村你没有亲戚关系,没有经济能力,再有能力,你也将无法实现为民服务的村官的理想;而村里出现竞争者之间实力差不多的那种情况,则更为增加了竞争的激烈程度,甚至一度导致村民之间因为拉票而发生矛盾,亲朋好友之间拉票,因为选票产生矛盾者有之,我来拉票你不选我,一旦我选上,打击报复者有之。
        人生百态,通过一场选举展示的淋漓尽致;人性美丑,也在选举的过程中展露无遗。作为选举的监督机构,上级政府部门是否有想过,一届届的村干部凭着关系与所谓的实力选上了,这样的村干部又为百姓带来了什么呢?是为百姓带来福利,还是带来了更多的利益争斗?
        通过对北月村与木兰村两委选举结果的观察,现在的选举制度所产生的村委会主任、副主任、委员似乎并不合适。从过程和结果来看,代表着多数人的选举结果也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它很有可能代表的仅仅就是一个团体的利益而已。而少数的没有获胜的一方,他们代表的未必就是不正确的结果。
        我们知道,基层政权建设中的农村民主选举正在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中存在的问题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比如,农村社会矛盾因选举而激化,甚至到了亲戚朋友反目成仇的地步;村干部和选民对选举产生消极情绪;选举成本过高,给地方经济造成压力;拉票行为五花八门,屡禁不止等等。
        随着农村村官的老龄化,知识面的落后化,以及选举制度的缺陷,现在的农村选举制度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体现民主的真髓,相反只会增加村民之间的矛盾和怒恨,改革这样的选举制度已然刻不容缓。
        记者希望,上级政府部门通过对符合条件的村官候选人,通过培训、考试、演讲等方式来竟选上岗,看看谁能真正为百姓带来福利,否则就自动下岗。
        再者,希望我们的政府能够为各村引进人才,或者直接指派像李达康,陈岩石一样的村官,做到为民办实事,带领村民致富,给村民带来一些新的理念和思想,而村民之间,再也不用为了一届届的选举伤了感情,失去和谐。

分享到:
[责任编辑: 赖柏辉]
 
 
 
热门推荐
推荐图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