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信箱 |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观察
黑恶势力控制梧州地下采沙产业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8日
来源:世界报
文章作者:张晓晖
分享到:
 
 
内容摘要:梧州的地下采沙产业链的成型发展,存在可谓由来已久,由于群众的多次举报,2016年12月中央巡视组曾经有过指示,要求梧州市政府重点打击过社会黑恶势力对河道采沙的干扰行为,但时隔数月,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梧州黑恶势力的地下采沙产业再度死灰复燃,猖獗起来。黑恶势力
 

梧州的地下采沙产业链的成型发展,存在可谓由来已久,由于群众的多次举报,2016年12月中央巡视组曾经有过指示,要求梧州市政府重点打击过社会黑恶势力对河道采沙的干扰行为,但时隔数月,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梧州黑恶势力的地下采沙产业再度死灰复燃,猖獗起来。

黑恶势力再度猖獗

2018年1月29日晚上9点左右,记者接到群众举报称,梧州市浔江高速公路桥下游400米处有一艘采沙船在盗采河沙。
随后,记者赶往G65包茂高速浔江高速公路大桥,此处是对盗采船只进行拍摄录像的最佳位置。
待记者赶到时,本打算从桥头的人行道进入大桥,此时却发现桥头已有不明身份的人员把守,如果记者从这里进入肯定会有风险。
不得已,只有冒险在桥中间的紧急停车带停车,做短时间的拍摄,此时,浔江高速公路桥下游约400米处,一艘盗采河沙的船只正在采砂。
等记者的车辆进到桥中间的最佳拍摄位置时,停车开门,刚一下车,就有一辆摩托车自桥的另一头,从人行道呼啸而来,车上的两人统一着黑色衣服,车后面的人还用对讲机呼叫同伴:“他们在这里,快过来!”
与此同时,呼叫者手持刀具从人行道往车行高速公路的停车带爬了过来(人行道与高速公路行车道之间隔着铁丝网护栏),一边爬一边对着记者吼叫:“你们想干什么?”而他的左右两边,都有人从桥的两头朝记者这里奔袭过来。
见情况不对,记者立即上车,驱车驶离,前后经过时间不过10秒左右,确实惊险。
为了确定浔江高速公路桥(靠近白沙服务站附近)到底被多少人给控制把守,阻止记者的拍摄,一个多小时后,记者再次开车经过大桥,结果发现,桥头把守的人员增加了,中间也埋伏着不少于10个人,还有部分人在桥头往桥下的小路走动,由此可以推断,桥下也应该有不少人在把守,防止有人拍摄、取证和报警。
更甚的是,此时的桥下,盗采河沙的船只由一艘增加到5艘左右。

水政被指监管乏力

事实上,梧州地下采沙产业一直为外界所诟病,老百姓意见也很强烈,经常发生黑恶势力与当地群众的冲突流血事件。
此次记者采访险被袭击,当然是因为记者的采访报道阻挡了黑恶势力采沙的“财道”。
此前,本报曾以《广西梧州疯狂的河沙》为题报道了梧州浔江上的盗沙行为,报道出来后,浔江的3、4标段上的盗采行为有所收敛。
而令人惊讶的是,浔江高速公路桥下河段属禁采区,记者却发现这里几乎每天晚上的8点钟之后,在同一个地点都有数艘盗沙船在疯狂采沙。
在2018年的1月份,记者数次在梧州浔江高速公路桥下取证录像,数次向110和梧州市水政监察支队报案。
由于河沙盗采不属于公安管辖范围,属于水政部门管理,最后向警方的报案都转交给梧州市水政监察支队处理。
但令人遗憾的是,每次向梧州市水政监察支队报案,都是等到盗采的船只从容地收拾好工具离开后,水政的巡逻船只才优哉游哉地赶到现场。
令人生疑的是,每天发生盗采的地点浔江高速公路桥下,离水政监察支队巡逻船只的停泊点赤水码头江面直线距离不过4、5公里,按巡逻船的速度不过十几分钟即可以赶到,但每次却是等盗采船只走了之后,巡逻船只采赶到。
在记者事先确定了水政巡逻的船只就在赤水码头的前提下,据记者在现场的统计,从记者报案到巡逻船只赶到至少在40分钟以上,最久的一次在一个小时以上,如此一来,就给了盗沙船只从容离开的时间,而水政监察部门也有了“我们每次赶到都没有发现盗沙船只”的推卸责任的理由和借口。

世界报记者 张晓晖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热门推荐
推荐图片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