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长信箱 |
 
 
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反映
广东清远村霸行凶砍人八年至今拒赔医药费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8日
来源:澳门世界报
文章作者:张晓晖 黄颖悟
分享到:
 
 
内容摘要:【摘自澳门世界报】本想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退伍军人陈杭植筹集了自己所有的家当,从陆丰来到清远做起了烟茶酒生意,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与自己一墙之隔的店主,本地人梁保林的一次恶行,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摘自澳门世界报】本想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退伍军人陈杭植筹集了自己所有的家当,从陆丰来到清远做起了烟茶酒生意,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与自己一墙之隔的店主,本地人梁保林的一次恶行,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当地村官恶霸嚣张作案
 

        2010年12月13日,陈杭植的华苑烟茶酒商行开张还不到两个月。
        这天夜里的9点30分左右,时任连州镇阁桥村村长的梁保林,突然带五六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陈杭植的店铺。当时店里有陈杭植的妻子林雪(化名)和他的儿女,妹妹等四人在喝茶聊天。
        梁保林带着人冲进华苑烟茶酒商行,先是打翻收银台上的茶具,对着陈杭植的小孩和他怀孕的妻子大喊:“大小照打,有什么事我负责”。受到惊吓的林雪哭着问,“你们要干什么?”“梁保林说要抢劫、杀人”,陈妻说。
        听到打砸声,陈杭植马上从阁楼上跑下来。陈杭植跟梁保林他们说,“钱拿去,不要伤人”。
        没有料到,他们不仅抢走了收银台里的钱,还几个人围了上来拿着红酒瓶对着陈杭植的头部进行击打。军人出身的陈杭植进行了反抗。
        见到陈杭植反抗,梁保林他们又电话叫人带刀过来,大约几分钟后一部白色小霸王面包车停在华苑烟茶酒商行门口,车上下来几个手持长刀的歹徒冲了进来,原来在店里的那五六个歹徒也去车上拿刀。他们冲进商店,再次殴打陈杭植,并在陈杭植腰部砍了一刀。
        除了围殴陈杭植,还将茶几上开水泼向怀孕八个月的林雪,并扇了她几个耳光,此次惊吓和殴打,导致了林雪腹中胎儿8个月就早产。
        更为恶劣的是,梁保林连四岁的小孩也不放过,一拳打在陈杭植四岁女儿的鼻梁上,导致鼻骨骨折;陈杭植三岁儿子和妹妹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殴打。
陈杭植告诉记者,店里的收银台的柜子里的几万元现金也被歹徒抢走。
 
警方立案批捕遇阻
 

        在当天梁保林带领黑恶势力到华苑烟茶酒商行打砸抢的时候,陈杭植及时拨打了110报警。从报警到警察赶到案发现场华苑烟茶酒商行,时间过去大约40多分钟,而从当地派出所到案发地距离只有五分钟的路程。
        而正是在这40多分钟内,梁保林从容地对陈杭植的商行进行了两次袭击。在第二轮打砸抢过后,其他人员全部逃脱,只剩下梁保林持刀追打陈杭植到二楼,欲继续殴打陈。
        此时,陈杭植的弟弟和姐夫闻讯赶来,将没有及时逃脱的梁保林堵在二楼的阁楼里,不让他逃跑。梁保林则劫持了陈杭植的儿子做人质。
        等民警赶到时,梁保林还持刀用小孩当人质,并威胁民警放人,不然就杀小孩。在僵持十几分钟后,梁保林才被民警捉拿归案。
        在陈杭植看来,梁保林对自己店铺的打砸抢行为,已经构成了了较为严重的犯罪事实,比如组织当地黑社会团伙,有组织,有预谋实施了对商行的打砸抢行为。除了打砸毁坏财物之外,还入室抢劫,抢走店里的几万块现金,还致伤多人。
        当时,负责梁保林案的是连州市北湖派出所,在侦查了案情之后,该所两次向上级提出了批捕的申请。然而,让陈杭植感到意外的是,梁保林只是被拘留了一个月就无罪释放了。
        这一来,让陈杭植感到不解的是,尽管自己和四位家人受的是轻微伤,但作案者入室作案,抢劫的行为为何选择性忽视?而且,另外七八名打砸和抢劫的歹徒,为何没有抓捕归案,梁保林作为组织者为什么没有交代其他同伙?
        为此,陈杭植对梁保林仅仅拘留一个月,而没有批准逮捕的决定表示不服。2011年3月8日,陈杭植到连州市检察院进行了上访。
        2011年3月25日,检察院给出的审查决定是: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犯罪嫌疑人梁保林有非法入侵他人住宅主观上的犯罪故意,故作出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对此,陈杭植向记者表示,“没有主观故意,难道是我请梁保林组织黑社会人员到我店里打砸和抢劫的?天理何在啊?”
 
7年执行不到位为哪般?
 

        在遭遇劫难的陈杭植看来,不能将恶霸绳之以法,几乎天理难容。为了应付官司和自己今后人身安全的考虑,外地人陈杭植,只能关停了在连州的烟茶酒商行,多年来不停地上诉,上访。“好端端的一个生意,就这么被梁保林给毁了”,陈杭植这样告诉记者。
        陈杭植还告诉记者,“财产的损失和身体上的伤害还容易弥补和治疗,心理的阴影却久久地挥之不去。他自己被砍,老婆被打,女儿鼻骨被打骨折,儿子被劫持。特别是在梁保林的行凶作恶的时候,将他三岁的儿子吓出来毛病了。现在每晚睡觉,都会在梦中被吓醒,这一状况,整整出现了七年了”。
        让陈杭植难以接受的是,梁保林没有被批准逮捕之后,连州市北湖派出所主持了双方的调解,梁保林承诺赔偿陈杭植医药费,店铺货物损失费共计73000元。但是,梁保林只付了8000元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2011年9月21日,陈杭植在万般无奈之下才将梁保林上诉至连州市人民法院。2011年11月1日,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法院调解,陈杭植与梁保林达成赔偿协议,梁保林要赔偿给陈杭植的医药费,店铺货物损失共计45000元。
        但是,梁保林再次一拖再拖,拒不赔付。
        2012年1月21日,陈杭植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法院给出陈杭植的回复是,查询不到对方的财产,没有办法执行,以此为由,一拖拖了7年多的时间,至今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而根据记者在网上查询到的资料显示,2012年3月19日,连州市石头花种养专业合作社成立,梁保林参股4%;2013年1月6日成立的连州市拓展种养专业合作社,梁保林出任法定代表人,其占股比例达到60%,其个人出资就达到30万元;2014年12月5日,连州市家怡种养专业合作社成立,梁保林也是股东之一。
        根据上述信息表明,梁保林不是没有钱赔偿而是拒不赔偿。而让认生疑的是,法院对这些在工商部门公开资料是可联网查询的,一直以查不到梁保林的资产为由,执行不力,究竟要不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2017年12月31日,法院还闹了一个大乌龙,发布于2015年7月14日的老赖名单中的梁保林竟然突然消失了。
        根据连州市法院相关工作人员的解释,称梁保林从老赖名单中消失,是系统升级的原因,不是法院人为干扰的,只要陈杭植再重新写一份执行申请,就可以再次挂上去。这位工作人员还称,只要法院能够查到梁保林的资产,就会进行强制执行。
        2018年4月16日,陈杭植再次向连州法院上交了执行申请书,4月18日,梁保林的名字再次挂上了法院系统的失信名单之列。
        2018年4月18日,记者日前致电连州市法院执行局的工作人员,询问法院是否查询到了梁保林的相关财产。这位唐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查了他的信息,银行方面没有存款,对于申请执行人陈杭植提供的线索中关于梁保林开公司的资料,工商系统的信息还没有反馈过来。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至,连州市法院执行局仍然没有梁保林的消息,这对企盼着要个说法的陈杭植来说,可能是个遥遥无期的问题。

分享到:
[责任编辑: ]
 
 
 
热门推荐
推荐图片
最近更新